天启宗教(亚伯拉罕系一神教)

在人类文明的早期,在相似纬度,有几大文明区域,包括中东(包括埃及与美索不达米亚)、玛雅、古印度、古希腊、中国等。其中,能够侥幸保留足够文化遗产至今的,似乎只有印度、希腊与中国。

而按照宗教发展的路径(自然宗教、早期文化宗教、后期文化宗教),能够一路“进化”到后期的宗教体系只有儒释道体系与婆罗门体系。其中,看名称“儒释道”就知道该体系还只能看作是“半吊子”的宗教。几大文明之中,按历史考证,“文明化”最早的是中东地区,甚至领先了其他地区1000年左右。那么为什么底蕴那么深厚,其宗教成果却没有存留至今呢?这就不得不提亚伯拉罕体系的横空出世及其巨大影响了。

自然宗教的出现是一个群体逐渐开化的重要佐证。人和动物在历史的某一刻之所以分道扬镳,决定因素在于语言。如果没有语言,就如同其他社会性较强的哺乳类动物,人依然可以活得很自在,哪怕是尔虞我诈、争权夺利也不在话下。需求带来创造,语言的出现使人可以把现实中看不到的概念,表达并传递出来。这些抽象的信息的产生有什么意义呢?一个合理的推测是“通灵”的需要。之后,语言如同市场,一旦建立会自我发展,运行于生活的各个层面。语言发达的地方,各方面的文化也会昌盛起来。中东地区最早诞生了文字,相伴而来的是文学、哲学、律法、社会规范等文明的基本元素。大洪水的传说,不同民族都有类似的记录,对应着不同“神”的作为,可见其文化宗教早已遍地开花了。

亚伯拉罕系的三大教: 犹太教、基督教、教,就是诞生于这样的汪洋大海之中。各有强势文化的环伺,希腊(包括安纳托利亚)、巴比伦、埃及、腓尼基,以及之后的罗马、波斯都是世界级的强势文化。以托勒密王朝的亚历山大为例,那里作为东西文化交融的中心,民族构成复杂,各色哲学思想与各种神秘宗教汇集,从凯尔特人的巫术到印度教的灵修,不一而足。如果要创立一个与主流文化相悖的新宗教,选择这个区域来试水需要多大的文化自信呢?然而,亚伯拉罕系的一神信仰竟然在这里扎下了根,并且与文化宗教缓慢的进化史不同,亚伯拉罕系的三大宗教的核心观念很早就确立了。这一点不得不令人去思考。

三大宗教的历史渊源都可以汇聚到亚伯拉罕,是将它们合称为亚伯拉罕体系的原因。按照经书记载,一神的概念本源于亚当,只是后来逐渐堕落,其后世子孙亚伯拉罕作为“信心之父”,在广袤的多神教世界之中难能可贵地坚持有且仅有一位神是真神(万物的源头),所以三者的共同点都是一神,并且这“一神”指向的是同一位“神”。在人类历史中,这一位“神”与少数的人类个体产生了联系,使得“真理”可以传递、传承出来。既然如此,原则上,它们任何教理都不应该是“集大成”或“打补丁”而来的,而是从“天”而来的唯一准则。所以,三大教都只有一部经书。因此,与文化宗教相对,亚伯拉罕体系被称为“天启宗教”。当然,按理说,只要能“通灵”,那么宣称自己得到了“天启”也不是不可能,并且历史上也确实层出不穷此类案例,但能够敢于独创一派并存活1000年,甚至2000年以上的,实在就只有这三个了。

受限于考古学的特性,具体事件和人物很难可回溯细节。现代人也并不能证明这位“亚伯拉罕”是否真实存在过。所以,探讨亚伯拉罕体系的起源,有两个清晰的基点。

第一,是无神论的,并不新鲜,也是事实上适用于人世间所有的宗教和理论的。即有一群人(因为估计一个人不具备有这样的能力),为了凸显自己民族的独特性,编撰了一个神话传说,为现行律法与政治秩序背书。对于很多读书人并不陌生,世界政治之中也确有以某某经典与主义作为立国依据的,并且该理论在立国后才得以建构完善。无疑,这一理论的基础在于“虚构的灵魂与灵界”与“人性本恶”,以及随之而来的“丛林法则”。为对此进行反证,文化宗教已经做了大量“智慧”的贡献,故在此不一一赘述了。在此语境下,值得深思的是,为啥其他民族没有“编造”出如此有凝聚力的神话传说呢?然而,如果我们坚持“无神”,也依然能进行人文研究。只是会有个极大的缺陷,就是失去了同理心,只能旁观,却无法看懂其中的深意,继而单纯的研究必定会化为带有原有价值观的目的性“创造”。不过,这样却正好自我实现了以上关于宗教起源的无神论理论,因此这条思路也是能够自我维持的。它的名字就是我们熟悉的“马克思主义宗教观”。

第二,是有神(灵)论的。因为“天启宗教”相对年代久远,教外佐证资料稀少,姑且相信其为“天启”, 按照传承的经典,辅以考古发现与文献对比,以不带立场的心理去认识该宗教的“世界”是相对客观的切入方式。于是,这一思路几乎成为了西方宗教学界的主流。按照三个宗教经书的共同逻辑,亚伯拉罕及其家族原居于吾珥(Ur或作乌尔,位于现今伊拉克南部Tell Muqqayyar),75岁时,受到“耶和华”神的呼召,离开本族,“神”应许他会成为“多国之父”。因为等了10年没有后裔,亚伯拉罕在应许之子以撒以前,与妻子的侍女夏甲生了以实玛利;以撒出生后,又生了以扫和雅各,两人各生了12个儿子。之后,犹太民族的出于以撒的后裔雅各,阿拉伯民族出自以实玛利与以扫。犹太人明确成为“神的选民”自出埃及开始,由“神”藉着摩西传递了“摩西五经”作为律法。之后一直到公元前400年左右,陆陆续续有先知在他们之中传递神的信息与预言。公元前6世纪,因着国难所激发的危机意识,希伯来圣经基本成文。在其经书的预言之中,最重要的是“弥赛亚”问题。根据预言,会有“弥赛亚”(即救世主/基督)来带领选民得到救恩。后来,拥有这些“预言”之答案的耶稣被信徒认可为是这一位“弥赛亚”,由此开启了基督教的历史。600年后,在处于文化教世界的阿拉伯人之中出现了一个“先知”——。婚后的衣食无忧,常到麦加郊区一个山洞里隐居潜修,并于40岁那年得到了“天使”向他传达的旨意。此后,他不断受到启示,并传讲了出来,其中提及了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大部分历史人物和典故,是为教的诞生。

然而,纵然开局与第一种路径不同,“天启宗教”依然不能避免与“哲学”思想的逐渐交融。深入其宗教史后,更加能发现它们各自“天启”色彩的消退路径。因为创始人的离世,宗教总会沦为各种势力的角力场,经院哲学化在亚伯拉罕系宗教之中占据了诠释的高地。当然,这又是一个庞大的又丰富多彩的主题。姑且留待以后再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