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关于人祭的记载:亚伯拉罕将自己的儿子献祭于耶和华

在罗马城有史以来,尽管存在着一些不同的人祭个例,但已经不存在定期的人祭习俗。在公元前226年,一个高卢男人和一个高卢女人以及一个希腊男人和一个希腊女人被活埋在罗马的屠牛广场(Rindermarkt)。罗马人通过这种行为来表明,高卢人和希腊人将要占领罗马城的不幸预言在字义上得到了实现。

公元前97年,罗马元老院废除了所有人祭。但是,这并未能阻止恺撒在公元前46年的军队叛乱之后在战神广场以通常的宗教祭祀仪式将两个士兵献祭给战神马尔斯(Kriegsgott Mars)。[65]五年之后,奥古斯都在将尤里乌斯·恺撒(Julius Caesar)尊奉为神的祭坛上将几百名俘虏献祭。[66]于公元220年即位的皇帝赫利奥加巴卢斯(Heliogabal)是一位出身于帝国东方——即叙利亚——崇信太阳神的皇帝。他荒淫无道,据说,他用无数的孩童向他的神献祭,并用他们的血进行占卜。[67]据说,祭祀密特拉(Mithras)时,也要以人为祭祀之物。

古罗马的一个习俗是在每年的5月15日庆祝赎罪的节日。届时,在高级官员、祭司、神职人员在场时,台伯河(Tiber)桥上的24个稻草人被推入河中。这些稻草人与真人的大小相同,并且手脚都要被绑缚着。[68]这并非凭空的臆造和想象,而是蕴含着以前的人祭之意。当时人认为,在河上建桥是对河神统治范围的限制和对河神的侵犯,因而这些稻草人当时是作为对侵犯河神的补偿而献祭给河神的。

罗马人喜爱的角斗士搏斗,实际上也是古老的人祭的一种变化形式。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形式被以残忍而著称的伊特鲁里亚人(Etrusker)继承了下来,并且还不时地在有声望之人的墓碑前进行。人们将战死的角斗士的血视为治疗癫痫的特效药,从这一事实可以看出,其中具有以前人祭的特征。后来,这种崇信也转用于被斩首者的血。不管怎样,直至19世纪,这种信奉还继续存在。

《旧约圣经》中亦有诸多关于人祭的提示。其中首先要提及的是,为众者所知的以撒要被其父亚伯拉罕献祭给神的记载(《创世记》第22章)。上帝的一个天使在最后时刻阻止了该燔祭,而以撒作为亚伯拉罕的独生子也被一只公羊替换。这种记载反映出由人祭向动物祭祀的发展(其间并非没有进行过激烈的宗教战争)。先知们强烈反对“外邦人的流血暴行”也显示出,古代的以色列人完全知晓人祭,并且也在进行着人祭。

《旧约圣经》中所记的不为太多人所知的耶弗他(Jephta)——以色列人伟大的士师和统帅——的故事中也有明显的人祭事例(《士师记》第11章第30—31节)。在与亚扪人作战之前,耶弗他向耶和华起誓,若耶和华帮助他们战胜亚扪人,他凯旋时就把第一个从家门出来迎接他的人献祭给耶和华。他的起誓令耶和华很满意;以色列人胜利了。当耶弗他凯旋时,第一个出门来迎接他的,却是他的独生女,她将因此而受死。在他的女儿知晓了父亲向耶和华所起之誓之后,便乞求耶弗他允准给她两个月的期限,以与同伴到山上去“哀哭自己终为处女”。期限一到,耶弗他即履行了向神所起之誓。

在《列王记下》(第3章第27节),我们可以看到另一个关于人祭的记载。在受到以色列人的围攻时,处于绝境中的摩押王将未来继承其王位的长子献为燔祭。进攻的以色列人看到摩押王在城墙上献祭,相信这种特别的献祭必有神秘的力量相助,便不再围攻,退兵离去了。

《撒母耳记下》第21章也记载了一次人祭。作为对扫罗王杀害基遍人的惩罚,大卫统治时连续三年饥荒。基于此,基遍人把扫罗的七个子孙吊死在山上作为他们的补偿和赎罪。这样做是否有助于缓解饥荒,圣经中没有继续记载。但是,据《列王记上》的记载(第16章第34节),希伊勒重修被约书亚破坏的耶利哥城,在建城墙时,以长子献祭,在建城门时,以幼子献祭。显然,这里为筑城而进行的人祭是为了祛除约书亚过去曾对耶利哥城所下的诅咒(《约书亚记》第6章第26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